中国乳品网,乳品行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产业 >
盘点2018年乳业表现:高层换血、上游动荡
来自: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2019-01-04 浏览:1855次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周子荑)2018年已经过去,各个行业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年终盘点。回顾2018年我国乳制品行业,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背后却“暗流涌动”。无论上游牧业、液态奶领域、奶粉细分行业都在上演着一出出大戏。上游几家牧业公司不断“抢镜”,奶粉行业新政实施效果初现。此外,纵观整个2018年,多个乳企都在经历高层换血,或是经历变革,或是加速调整。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发生变化,未来各个领域的厮杀或将更加激烈。

  分化加剧

  纵观整个乳业,龙头企业实力增强,中小企业仍处寒冬,整个乳制品市场分化加剧。乳业专家宋亮对中国商报记者介绍说,乳业市场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具体而言,当前乳业市场的总产值大概有3800亿元,行业前五名的乳企产值达到2200亿元,前五名的市场份额达到近60%,比2017年的50%提高了很多。

  从乳业三季报来看,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利”)、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牛”)两大龙头业绩稳步增长。数据显示,伊利前三季度实现营收608.46亿元,同比增长16.73%;实现净利润50.47亿元,同比增长2.24%。蒙牛上半年实现营收344.7亿元,同比增长17%;净利润15.62亿元,同比增长38.5%。

  2018年前三季度,澳优乳业中国有限公司预计实现营收37.82亿元,同比增加38.6%;同期净利润4.56亿,同比增加106.5%。健合集团前三季度婴幼儿配方奶粉实现收入32.7亿元,同比增长23%。君乐宝乳业集团预计2018年整体收入增长28%以上。

  不过,众多区域乳企业绩并不理想。数据显示,河南科迪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的增幅分别为6.81%和4.7%;而广东燕塘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则出现了净利润-38.97%的负增长;皇氏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现了4416.3万元的净亏损。

  对于行业两极分化的原因,宋亮坦言,很多区域中小乳企一方面面临外资乳企的压力,一方面面临伊利蒙牛等巨头渠道扩张的冲击,加上自身的市场和渠道能力尚没有升级,自然业绩不断下滑。

  “而处境恶化最明显的包括上游养殖为主向下游扩展的企业、中小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企业和固态乳生产企业以及以巴氏奶为主的区域性企业。”宋亮如是说。

  高层换血

  2018年,贯穿行业的一件大事就是多个企业高层换血。资料显示,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因美”)和新疆西部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部牧业”)都进行了高层的“换血”。

  贝因美于2018年3月15日宣布聘任谢宏(贝因美创始人)为贝因美集团总裁并即日起生效。随后,贝因美发布公告宣布聘任包秀飞担任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并于7月1日上任。

  而西部牧业“保壳”的“挣扎”更为激烈。2018年10月10日,西部牧业连发八条公告,其中六条涉及公司人事变动。公告显示,西部牧业收到副总经理陈建防、姜梅,财务总监张予惠的书面辞职报告,三人因工作调动,特申请辞去在公司及下属公司担任的任何职务,辞职报告自10月10日送达公司董事会时生效。

  而除了贝因美和西部牧业,还有一家乳企同样在2018年出现了高层大换血,这就是我国乳业排名第三的上海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明乳业”)。资料显示,8月21日晚,光明乳业对外公告称董事长张崇建和总经理朱航明因工作原因从光明乳业离职。此外,光明乳业同时宣布,同意提名濮韶华为第六届董事会普通董事候选人,任期至第六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止。

  资料显示,贝因美和西部牧业新任高层上台后都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公司文化、销售团队、经营权等多个方面。光明乳业新任董事长濮韶华在近期对媒体公布了光明乳业2019年将推出冷饮等新品,还将做一些跨界产品的尝试。

  上游动荡

  2018年,几家上游牧业公司都处于动荡之中。资料显示,2018年上半年,西部牧业出现净亏损4162万元,这迫使西部牧业开始出售部分资产。2018年7月份,西部牧业曾两次召开董事会,决定出售公司持有的总计16家全资和联营的奶牛、肉牛养殖公司股权,两次交易的转让价格分别较账面价值高3118万元和2887万元。

  而中国圣牧有机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圣牧”)出售资产等新闻更是频见报端。资料显示,2018年9月,为了减少开支,中国圣牧宣布放弃部分牧场的认证;2018年上半年中国圣牧实现净亏损11.86亿元,同比下滑1003%;日前,中国圣牧再次发布了盈利预警,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国圣牧将录得约10亿元的亏损。

  此外,2018年12月23日,中国圣牧与蒙牛签署投资协议,拟3.03亿元向蒙牛出售内蒙古圣牧高科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牧高科”)的51%股权,其余49%仍由中国圣牧持有。出售下游资产被看做是业绩颓势下中国圣牧放弃下游主导权的退守之举。

  而与中国圣牧同期出售资产的还有中国现代牧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现代牧业”)。资料显示,2018年12月31日,现代牧业发布公告称,其间接非全资附属公司现代牧业(塞北)拟以626.79万元的价格,向蒙牛附属公司蒙牛(包头)出售闲置资产。

  不过,上游牧业大萧条的境况在2018年底略有缓解,2018年10月份以来,原奶价格有所回调。据山东地区一位小型牧场主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2018年10月份之前奶价比较稳定,从10月份以后开始上涨。目前来看,企业对牧场收奶量两吨以上时,收奶价在3.7元/公斤-3.8元/公斤,收奶量低于2吨时,收奶价在3.5元/公斤-3.6元/公斤,总体比去年涨了0.5元/公斤。

  宋亮坦言,奶价的上涨对上游牧业有一定的利好,不过奶价上涨太慢且上游养殖成本太高,上游养殖行情不会有明显改观。

  奶粉新政效果初现

  上游养殖行业惨淡经营,而下游奶粉行业厮杀加剧。据了解,2018年是婴幼儿配方奶粉新政实施的第一年,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底,共有1195个配方通过注册,大约还有500多个配方还在审批中。

  对于奶粉新政实施首年的效果,宋亮认为,奶粉新政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提高行业准入门槛、规范企业安全生产和提高专业研发能力的作用,对于品牌限制也有效果,不过,这些优势直接惠及到第一批通过注册的奶粉企业身上。

  “目前来看,婴幼儿奶粉市场的主要变化包括奶粉行业的集中度明显提高,消费者对于奶粉品牌的意识和忠诚度明显提升,渠道经销商逐渐退出市场等几方面。”宋亮如是说。

  确实,一位河南开封地区的母婴店老板对中国商报记者透露,他们门店的产品多是伊利、飞鹤、贝因美、圣元、完达山等大品牌。2018年以来,客户感觉奶粉把控严格了,让宝宝喝着更放心,在购买上也更放心、理性。“作为渠道商,我们也更容易推荐。”

  而随着大量的中小品牌退出奶粉市场,奶粉市场厮杀更加激烈。很多经销商曾对中国商报记者透露,随着很多大品牌全国化进程加快,反而感觉品牌貌似更多了,经销商的日子也更难过了,无论国产奶粉还是进口奶粉,品牌都很多。

关键词: 盘点,2018年,乳业,表现,高层,换血,上游,动荡,中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