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品网,乳制品行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动态 >
耄耋之年,父子成仇:双汇创始人万隆的商业传奇
来自:乳品网 2021-08-26 浏览:1932次

连日来,双汇创始人万隆长子万洪建的一篇控诉长文在网上疯传。这篇被外界调侃为“废太子”的檄文言辞之激烈,如箭穿心。

吃瓜群众的围观将向来低调的双汇掌门人万隆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在吃瓜的同时,不妨来一起探秘万隆跌宕起伏的一生。从他力挽狂澜拯救濒临倒闭的肉联厂,到发展双汇,创建万洲国际,跻身世界500强,这一路的发家史兼资本局、兼父子宫斗剧,比电视剧还好看。

铁道兵的烙印,万隆的人生底色

1940年,万隆出生于漯河。

毫无疑问,那是一个艰难的时代。万隆自己就说过,“小时候基本没吃饱过,经常去挖野菜、刨草根。”

20岁时,高中没毕业的他就跑去当铁道兵,先后辗转于福建、黑龙江和云南等地修铁路。直到1968年复员,他被分配到双汇集团的前身——漯河肉联厂工作。

参军的经历影响了万隆一生,军人的烙印从家庭到事业,伴随他一生,抹之不去,为他后来打造庞大的商业帝国及眼下这场父子局埋下伏笔。

“锻炼了胆略、意志和吃苦能力,现在干企业遇到点困难,那都不算啥,我都不怕。”万隆说。他身上有着军人的胆量和气魄,很注重锻炼,并严格遵守作息纪律;他极其痛恨迟到和不守规则,心直口快,不怕得罪人;除了工作,日常没有什么爱好,他不抽烟、不喝酒,更不爱参加各类社会活动,生活机械、单调,甚至是无趣;他一向我行我素,内心强大到一切外界的批评对他来说都是浮云……这些在后来成为企业领导后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事实上,中国老一辈的知名企业家中,不少人都经历过军营时光。除了万隆,耳熟能详的还有任正非、宁高宁、王石等等,他们的传奇商海生涯无不彰显着他们军人的热血本色。严谨务实,不达目的不罢休是他们共有的底色。

也正是凭着利落沉稳的做事风格,万隆在进入漯河肉联厂工作后,一路从办事员晋升到办公室主任。

多年工作,万隆对厂里情况比较熟悉,多次提议改善生产经营,开发新产品,但都未被领导采纳。直到1984年,改革的春风把他推到领导岗位上,万隆临危受命成为肉联厂第一位民选厂长。

自此,万隆得以大展身手,迈向了他与市场较量,与体制博弈,与资本过招,与时间赛跑的第一步。

铁心硬手抓管理、搞改革

新官上任三把火。

担任厂长后,万隆决心要改变厂里的闲散氛围,先把平日里爱摸鱼的副厂长统统换掉,重新“组阁”。这件事轰动一时,连市长都惊动了,找到他说:这些厂长你不能都换完了啊。

但是万隆“手硬”得很,后来甚至连一位在厂里犯过错的市领导的侄女也开了。

不仅如此,他还铁了心要改革。

多年来,漯河肉联厂都是“守着金碗要饭吃”,在旧的生产模式里打转转,每年靠国家补贴过日子。每逢淡季,工厂停产,厂里连年赔钱,11年累计亏损530多万元,几乎业不抵债。

好在改革使企业有了生产经营的自主权,万隆作为企业的法人代表,决定要根据客观形势,首先打通货源、销售两个渠道,积极扩大货源基地和销售市场,变生产型为生产经营型。

1984年,他开始搞议价猪收购。

有很多人去告他的状,说他议价收购生猪,搞乱市场价格。但万隆没有“收手”,顶着压力干了满了一个月,最后拿着在淡季的8月净盈利2万的可喜成果赴省汇报。

省公司领导全部参加了,犹如五堂会审。好在漯河肉联厂一改26年亏损史让领导有了“难得糊涂”的精神去宽容了万隆先斩后奏的冲动。

此后,“漯河经验”成了省内同行竞相学习的榜样。而万隆,已经走得更远了。

敢闯敢试,一路向前

漯河肉联厂后经改组,成为了双汇集团。在国内卖猪肉竞争越来越大的时候,1986年万隆开始向苏联大举出口分割肉。当时,国内生产企业还很少拥有出口权,他就跑到省里,跑到北京软磨硬泡要来指标。

凭着这种绝不容情的雷霆管理手段和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改革精神,双汇5年间就成为了全国最大的肉制品出口基地。

1992年,万隆在调研中看准了火腿肠这个具有巨大市场潜力的新产品后,于是力排众议砸了1600万元全部家当,从日本进口10条火腿生产线。投产当年,产销的火腿肠便突破1万吨,第二年突破了6万吨,实现利税达7015万元,并取得了北京“92国优精品博览会金奖”、92年度最受河南消费者喜爱的商品、“中国公认名牌产品”等近20个荣誉称号。

后来在总结中,万隆写下了这段话:

 

“通过这几年的实践,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市场有情也无情,只要心诚‘招’就灵找市长不如‘拜’市场,与其低头盘算不如深入市场转一转。

铁心硬手,担当实干,敢闯敢试,是那个时代企业家的基因。

 

这样的基因,也让后来的万隆,做出一个个让人震惊的决定。

1999年,万隆决定销售冷鲜肉,改变了中国生鲜肉类没有品牌的历史。

2007年,双汇国际成立,将总部设立在香港,意在开拓海外市场,实现企业在全球的资源优化配置。

2013年,万隆的双汇国际斥资71亿美元,并购全球最大的猪肉食品企业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从此改变了世界猪肉行业的格局,创造了中美历史上最大的跨国并购案,成为中国肉类发展史上的大事件。

这个决定,是万隆引领双汇的再一次深度改革,是双汇在国际化进程中迈出的关键一步。在这之后,为了更好地适应企业的全球化发展,万隆逐步构建起全球化管控体系,实行国际化经营、本土化管理。通俗点说,就是这次收购软实力上的价值不可估量,它不仅让双汇获得一个美国企业、美国品牌,而且还获得其技术和管理。

2014年8月5日,万隆并购后一年时间内,整合中美欧100多家所属公司,组成万洲国际在香港上市。

2016年,万洲国际跻身世界500强名单。

2017年,万洲国际实现销售收入1512亿元,进入香港恒生指数成份股,成为大蓝筹。

万隆在欣慰之余说:“我们在肉类企业中排名第三,而排在我们前面的是美国的泰森食品公司和巴西的JBS公司。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尽管迎来了实体行业的高光时刻,迈出了企业的荣耀一步,万隆还是不满足,还有更高的追求。

接班人要满足两个条件

2013年,万隆表示自己尚未考虑退休。

2015年,万隆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相信只要机制设置好,就不担心选拔不到人。通海还透露正准备建立一套接班人考核机制,一要量化标准,二要竞争上岗。当时万隆预计, 2017年任期结束换届时,如果接班团队条件成熟,他就会“退休”。

2018年,万隆的两个儿子万宏建、万宏伟进入双汇的决策层。孙子辈也开始在万隆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关键岗位上崭露头角。种种迹象显示,在创业30多年之后万隆或将要把权杖交接到下一代人手上。外界也纷纷猜测万隆此举颇有“交刀”之意。

如今3年过去了,81岁的他仍然奋战在一线,同时还迎来大儿子万建洪的一纸檄文。

虽然万隆并不会因此就“妥协”,毕竟当年他铁面无私辞掉几名副厂长和几十名员工,有人往他家里扔黑砖,甚至有员工拿着杀猪刀当面恐吓他,但万隆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说“憋的就是一口气”。

有网友说,当骨肉亲情与公司商业利益关系纠缠在一起时,企业家的纠结与痛苦是必然的。比如任正非,他的女儿孟晚舟自2018年年底遭到了加拿大当局的非法批捕,尽管作为一个父亲,任正非在近1000天没见到女儿的情况下已经思念到了极致,但是他也明确的表示绝不会用华为的利益换女儿回国。

而强硬了一生的万隆,如今的境遇或许更让人唏嘘。任正非是对孝顺强干女儿的牵挂,而万隆则是要承受儿子与之反目。作为一名80岁的老父亲被亲儿子不顾体面公开“讨伐”,只怕强硬的态度背后,更多的是痛心。

万隆鲜有出现在公众媒体,他的家庭以及他和两个儿子的关系也鲜少曝光,但当我们回顾他军旅生涯和创业生涯,不难想象他对家人的爱是深厚而低调不外露的。或许直接造成家庭内部分崩离析的,是万隆一心想要让双汇抹去“个人英雄主义”,更多依靠集体智慧去决策。这样的决定,执行起来多少带有“不近人情”的意味。

万隆曾坦言,自己最关注两件事一是资本,一是人才。对于后者,万隆启用了颇有特色的用人机制。

双汇严格执行竞争上岗所有从上到下的管理层每年、每季、每月均有一个任期目标,一旦任期结束必须参加考核评审多达五十余人。万隆建立了专门的考核机制,若管理者考核很差,或者有诚信问题则会被评审驱逐。这套以竞争为原则的员工考核体系足以震慑所有管理者。对于管理者而言,这套制度像一把指向自己的早已上膛、随时开火的手枪一个大区总经理上午还能趾高气昂地参加会议,晚饭时他即可能陡降为普通员工从后门羞愧地溜走。

我们都知道,国人向来崇尚“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血缘之亲是已经沉浸在中国人骨子里的。一边是骨肉亲情,一边是企业利益,小到对企业用人的标准,大到对于接班人的培养,万隆耗费了巨大的心力和漫长的时间,只可惜再用心良苦也免不了接班人风波四起。

眼下,万隆81岁了。

廉颇老否?雄风犹在否?且看他如何化险为夷,理性地去化解诸多不良影响与矛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