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品网,乳制品行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资讯 > 国内 >
5000头奶牛的数字化之旅
来自:互联网 2021-08-26 浏览:1056次

安徽曦强乳业集团有限公司总部△ 每周舆情通报截图△安徽曦强乳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昌岭△ 安徽曦强乳业集团有限公司信息中心经理 张河

5000头奶牛的数字化之旅

安徽淮北,别称相城,淮北依相山而建,地处皖、苏、豫、鲁四省交界,这座1971年才设立的新兴城市,总人口不到200万。

正是在这座小城,一场艰苦追寻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发展故事,正在无声地上演着。

曦强乳业,安徽省重点龙头企业、市政府“菜篮子工程”的重要基地等。其前身为淮北牛奶厂,始建于1958年,相山牛奶养育了淮北几代人。2003年由北京曦强控股集团投资改制组建而成,产业链涵盖饲草种植、奶牛养殖、乳品加工、生物发酵工程研发、乳制品销售等全环节。2021年,预计产能近10万吨,产值约4亿元。

5000头奶牛的数字化之旅

在曦强乳业的每周例会上,有一个很独特的板块——“舆情监测”,由曦强乳业办公室人员汇集每周的最新信息通报全员。这些信息中,大到国家政策、国际关系,小到社会民情、食品行业动态,甚至还有“整治网络饭圈乱象”、“Z时代”等时下流行事件与词汇。

5000头奶牛的数字化之旅

小小的举动背后,是曦强乳业积极谋求与时代共振的缩影。正如曦强乳业从2017年开始,对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艰苦追寻。

决心

2021年3月,曦强乳业信息中心经理张河到位于深圳南山区的数字化服务商奥哲总部进行交流培训,在休闲区休息时,奥哲员工看到张河,因其是一张陌生面孔,便问到:“您是新入职的同事吗?”

“不是,我是你们的客户,安徽曦强乳业。”

成立11年,奥哲服务的大小客户累计数十万,但在场的人均表示出知道曦强乳业,“噢,原来是曦强乳业啊。”——在奥哲,曦强乳业是知名客户,不过这并非因为双方合同金额大,而是因为曦强乳业的“难缠”。从2017年合作以来,四年间曦强乳业是往奥哲总部打电话寻求帮助最多的客户之一,也是奥哲所有客户中数字化转型最坚决的企业之一。

这种坚决最直接的推动力是,曦强乳业在企业管理和运行方面存在诸多短板。

作为曦强乳业的总经理,王昌岭每天大量的时间都花在繁琐的审批、签字上,“我的办公室每天门庭若市,这些工作占用了大量时间,让我无法专注于企业更高层面的管理。”

5000头奶牛的数字化之旅

企业运行方面,曦强乳业全产业链的商业模式生产链条长,从原料奶投料到完工中间环节超过几十个,每个环节都耗时在人工审批上,常常因为审批不及时耽误生产、销售,企业整体运行效率低下。

从物流的角度看,曦强乳业有原料库、辅料库、成品库等十多个库房,涉及的SKU有1000多种。如此庞大的库存周转却依靠人工盘点,事实上公司库存处于黑箱状态。如果库存低于最低库存量,会造成生产物资短缺,耽误生产。比如之前奶牛的饲料棉籽短缺,曦强乳业不得已以成本更高的豆粕来代替,生产设备零部件短缺,曦强乳业曾到兄弟企业借用螺丝救急。

曦强乳业采用“以销定产”模式,旗下总共有600多个站点,业务流是:每天大批的电话报量,由人工记录并汇总,再用Excel表格导出,并指导生产。这样的方式时常造成混乱,生产过多,或生产的量不够卖的,制约了企业的发展。

而驱动曦强乳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最根本的原因是对食品安全和产品品质的追求。

进入曦强乳业,正门处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产品见人品,质量求效益”的刻字。这也是曦强乳业坚持全产业链运营的原因,“食品行业最重要的就是安全和质量,而要想达到真正的安全,就要把产品源头、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打通,无盲区。”王昌岭表示。

目前曦强乳业旗下共有四个牧场,占地面积10000余亩,存栏奶牛5000余头。为了保证奶源的安全和品质,曦强乳业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养殖理念,即“五好奶牛”——出身好、吃得好、住得好、身体好、心情好。

5000头奶牛的数字化之旅

曦强乳业全部采用世界奶牛名种荷斯坦奶牛,使用美国特级苜蓿草、澳大利亚一级燕麦草、东北玉米和大豆、新疆棉籽等优质饲料,奶牛饲养全部实行TMR全自动饲喂,每月对奶牛的身体状况进行检测,恒温水、全自动喷淋等。

“五好奶牛”的养殖模式,保证了曦强乳业产出的鲜牛奶乳蛋白率稳定在3.28-3.65%,乳脂率高于4.2%,其产品“相山牛奶”是安徽省和淮北当地著名的乳制品名牌,“相山”商标也被评为中国驰名商标。

利用数字化技术对产业过程进行追溯,持续保证产品的安全和优质,是曦强乳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核心诉求。

2017年,王昌岭下定决心要改变现状,四处寻找数字化转型方案。

初识奥哲

正当王昌岭决心要进行数字化改革的时候,一种低门槛的新兴数字化开发方式——低代码,正处于爆发前夜。

低代码,一种类似“乐高积木”的理念——将通用、可重复使用的代码形成组件化的模块,通过可视化、图形化的界面来拖拽组件拼成应用,从而在只写少量代码或不写代码的情况下,搭建软件应用。适用于没有IT技术基础或只具备初级IT技能的人员。

2018年6月,国外专注于低代码开发平台12年的公司OutSystems一举获得KKR和高盛3.6亿美元的投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一石激起千层浪,低代码开发平台在中国市场也随之走红。

而在这一导火索将低代码市场引爆之前,已经有一些公司在开发蕴含低代码理念的产品。奥哲就是其中一家。

2010年,奥哲以BPM流程管理软件切入市场,2014年,看到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的兴起,奥哲预判中小企业会率先通过信息化、数字化提升效率。2016年,奥哲开始研发面向中小企业的业务流程化平台氚云,并成功上线钉钉应用市场。

2017年,正在寻求数字化转型的曦强乳业初遇氚云。

为了解决上述提到的企业管理、运营等方面的困境,2017年之前,曦强乳业曾采购过定制化ERP、零售POS系统等多套传统软件,但这些系统不仅没有给曦强乳业带来多大的效率提升,反而“用得实在是太痛苦了。”

系统使用上,传统软件无法实现移动端操作,无法涵盖更加精细化的业务场景;从管理的角度,ERP系统受站点限制,王昌岭甚至无法及时获取生产信息;曦强乳业之前采用的零售POS系统是针对大型超市研发,对于曦强乳业的直营奶站也不适用,“我只用了其中一两个模块,但是操作却很繁琐。”

使用不便,系统维护也很困难。几套软硬件系统并不稳定,时常出问题,2014-2017年间,张河时常奔波于各个站点之间维护系统,最多的时候一天要跑100多公里。“最大的收获是把车技练出来了,经常是早晨6点多就到公司开车出门,晚上10点才能回去,把车交到公司后,我再骑着摩托车回家。”

并且,曦强乳业的多套系统各自独为一体,流程断点,信息数据不互通。本地系统的数据和纸质单据数据也相互割裂,数据资产孤岛化。曦强乳业希望借助平台打通信息孤岛、提升管理效能。即便如此,这些系统的实施成本并不低,与其所创造的价值极度不匹配。

氚云的出现给曦强乳业带来了曙光。

“最看中的是对使用者要求低”,王昌岭表示。在曦强乳业,除了张河之外,其他财务、销售、生产、采购等岗位人员,均非IT从业者。氚云拖拉拽图形的操作方式,即使不懂技术运维的人员也可以上手。

二是看重氚云轻量的开发方式。作为中小企业,曦强乳业的经营变化快,传统的重开发方式往往跟不上业务发展,“可能代码写完了,业务也发生了变化。只有低代码能够跟上这种变化。”

5000头奶牛的数字化之旅

另外,对于传统系统之间相互割裂的情况,天然长在云上的氚云也能够很好地解决,将曦强乳业的各个节点连通起来。

以上的这些,让王昌岭看好氚云的市场发展空间,对曦强乳业的数字化转型抱有很大的期望。“数字化服务商发展的好与坏直接制约了企业的信息化发展。氚云的成长性好,它成长了,我们的数字化也就实现了。”

转型的阵痛

满怀期待地接入了氚云,但初期的使用就像泼了一盆冷水。回想起那段日子,王昌岭直言“太艰难了”。

在整个产业链中,奶站报量环节是涉及人员最多,工作量最大、最繁琐的一环,因此曦强乳业的数字化转型从奶站报量线上化最先执行。

但这却是个魔鬼般的开场。

曦强乳业旗下的很多奶站中,经营者都是年龄较长的中老年人,最大的超过70岁。即使年轻人对新事物的接受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更何况是使用功能机的老年人。

“哭爹喊娘的。”张河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当时的场面。2017年中旬,他和两位同事每天早上4点就跟随曦强乳业的鲜奶配送车出发,到各个站点推行氚云。但遇到的阻力远超想象,不得已他找来年长者的家人先学会使用,然后再由年轻人耐心说服并教会老人。最终600多个站点的推行用了半年时间。

报量系统的推行遭遇奶站的抵制,而新旧系统之间的转换,也是曦强乳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必然要经历的阵痛。

在新系统上线过程中,有一段时间曦强乳业需要同时使用两套系统,这就像给正在行驶中的汽车换轮子一样,导致了整个公司层面的的震荡。在每周的例会上,各个业务条线负责人提出的问题层出不穷,在工作群里,甚至有人公开抱怨“本来好好的,非得弄这么个东西,不伦不类的。”

另外一个问题是,由于项目初期,没有业务人员对实际的应用场景进行深入了解和调研,也没有对实际的工作流程进行合理的分析和评估,最终照猫画虎的系统搭建并不能真正满足曦强乳业的需求。“之前本来以为我们这样的中小企业没有多少东西,照着之前的ERP系统功能来搭建,但实际情况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估。”

人员抵制、新旧转换、脱离实际,这或许是每家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都会经历的阵痛,但氚云系统的不稳定,将这种阵痛加剧。

2017年曦强乳业引入氚云时,氚云也是个尚在襁褓中的新生儿。“刚上线几天系统就瘫痪了,我们就不停地给总部打电话。”在系统瘫痪期间,曦强乳业不得不用回之前的系统,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之后修好没几天又不行了,再回到之前。”也是在此期间契而不舍地给总部打电话寻求帮助,让曦强乳业成为奥哲知名客户。除此之外,数据丢失、无法报量、账号无法登录等小问题也时有发生。

这样“瘸着腿”艰难地走了半年,终于在2017年底,曦强乳业将奶站报量、财务审批、销售日报等一些基础业务,都搬到了氚云上,完成了数字化基础搭建。

张河出使深圳

但这并没有满足曦强乳业的核心诉求,决心要彻底转型的王昌岭决定主动出击。

2021年3月,疫情暂缓之后,他与张河南下深圳到奥哲总部,表达了曦强乳业进一步的诉求。张河将此行比喻为“张骞出使西域”——在此之后,奥哲派团队到曦强乳业进行深入考察,双方开启了更为深入的合作,一切都上了一个新台阶。

在系统搭建上,曦强乳业最核心的诉求是产品溯源,即打通各业务流程,实现从牧场、生产、采购、质量、销售等各个环节的全链条追溯。比如原材料跟踪——这批白砂糖都投放到了哪些产品中,损耗情况如何;生产追踪——产品经过哪些生产过程;成品流向——产品生产出来后流向哪些奶站......

以成品生产溯源为例,在上氚云之前的流程是,用纸质记录生产投料情况,用Excel进行生产汇总统计。在氚云流程重构之后,生产的高位罐会继承上一投料环节中配料罐的追溯码,以“投料号+配料罐号+高位罐号”的规则记录,而下一个生产节点罐装产线,则会继承上一追溯码,以“投料号+配料罐号+高位罐号+罐装产线号+罐装日期”的形式展现,例如:SP96 01 02 1 20210808。

5000头奶牛的数字化之旅

“我们实施的项目蓝图平时也就6、7千字,曦强乳业产品溯源的项目蓝图,足足有16000字。”负责此次项目实施的曦强乳业业务负责人表示。

而让王昌岭感受最深的变化是,在推行上,各个业务部门对数字化的态度,从初期的抵制、抱怨,转变为积极主动提需求。“现在都是我们的业务人员在引导奥哲加功能,他们的需求已经很明确了。即使之前那些抵制严重的年长者,也开始自己提需求。”

“我是提需求最多的”,曦强乳业采购业务的负责人表示,他最近提的一个需求是,在付款流程选择供应商时,增加一个固定模块,以免去每次都要手工录入的麻烦。他切实感受到了氚云的便捷,“以前的采购流程都是用纸质文档操作,有时候一下子提交上来很多采购申请,我们容易手忙脚乱,现在系统一拉,整个采购计划清晰了然。”

另外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氚云的成熟。“当选择了氚云的那一刻,我们其实就和它绑定成了一个整体,它发展的好与坏,我们是能够切身感受到的。”王昌岭表示。

截至2021年1月,氚云已经累计服务超过10万家企业,应用数量总和超过100万个,活跃用户数超过400万,单月许可收入已突破1500万,在钉钉同类低代码数字化管理工具中位居第一。

数据增长背后磨炼出来的成长,映射到张河这里就是,“系统更稳定,功能更完善,业务人员更懂我们的实际需求。”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的手忙脚乱是双方共同成长必经的路程,“就像一个气球一样,一开始吹的时候很费力,吹起来之后就平稳了”。

淮北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也为曦强乳业的数字化转型添了一份力。为了积极响应国家的数字化转型战略,近两年淮北市政府不仅从政策上引导企业,还给予资金补助,积极组织数字化转型培训,邀请科技企业到淮北开展数字化讲座等,为企业提供实质性帮助。

全员数字化

截止目前,曦强乳业在氚云平台上累计产生数据约300万条,工作日平均有222个人在使用氚云。这些数据背后,是曦强乳业整个企业从业务到人员的焕然一新。

效率提升方面,以在线报量为例,相比之前的电话报量方式,报量效率提升90%以上,节省了2个人力成本;之前操作繁琐的零售系统替换为氚云的站点POS管理系统,多站点日常系统运维效率提升70%。

而产品追溯系统则解决了王昌岭的“心头大患”——食品安全,为企业规避了经营风险。产品流向的可追溯,也使得发生产品召回时曦强乳业可以快速定位到目标站点,及时高效召回以减少更大损失。

更进一步,各业务环节的数据可视化,一年可以沉淀上百万条销售数据,对这些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可以辅助决策者快速决策,及时响应市场和客户需求,使数据成为资产并创造价值。

除了可用数据量化的效果之外,曦强乳业从上到下的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王昌岭将此称为“全员数字化”——数字化不仅仅是管理的数字化,更是员工的数字化。

5000头奶牛的数字化之旅

“那16000字的蓝图并不是来源于我们管理层的需求,而是各个基层岗位的需求,最了解业务的肯定是一线员工,是他们在引领企业的数字化。”氚云驱动曦强乳业的每一位员工都参与到企业的流程化建设中来,从被动管理到主动建设,企业发展的动力也从自上而下的管理驱动,转变为齐心协力的全员驱动。

这一切反映到企业发展上来就是,相比2017年,曦强乳业的营业额翻了一倍。曦强乳业也成为淮北数字化转型的标杆企业,引来当地同行的参观学习。

尝到数字化的甜头,接下来奥哲将继续为曦强乳业打造“智慧工厂”,让这场数字化改革再往前迈向智能化。淮北小城里,艰苦不屈的数字化转型故事也将继续书写。

5000头奶牛的数字化之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