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品网,乳制品行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资讯 > 国际
彻底告别蒙牛,达能买回多美滋、撤出雅士利
时间:2022-05-07 阅读: 来自:网络

长达8年的联姻长跑,达能和蒙牛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

继去年5月达能彻底出售其所持有的蒙牛所有股权后,5月6日深夜,蒙牛乳业、雅士利国际联合公告,集中披露了三项重要交易。其中,蒙牛控股的雅士利将彻底离开达能。

“相关交易是达能出售蒙牛股权后在业务层面的后续交易,不影响蒙牛的长期战略。”蒙牛方面表示,雅士利私有化交易、多美滋品牌出售和低温酸奶业务全资运营后,有利于蒙牛品牌管理聚焦、营运资源优化配置、以及管理效率提升。

实际上,纵观过去30年达能入华后的一系列操作,本次与蒙牛分手,可以说是“常规操作”。而纵观过去几年蒙牛的发展,本次脱离达能,也意味着蒙牛即将开启新篇章。

雅士利、多美滋各归其主

本次联合公告,集中披露了三项重要交易。一是低温业务合营公司收购案。2022年5月6日,内蒙古蒙牛与达能上海等订立低温业务买卖协议,据此,达能上海同意出售而内蒙古蒙牛同意购买低温业务销售股份。

据悉,该低温业务是指在内地和港澳地区生产、促销、市场推广及销售低温酸奶、低温酸奶饮品和勺吃型低温乳制产品。收购低温业务合营公司余下20%的股权,将为蒙牛在不须考虑少数股东权益的情况下,在业务管理及资源分配方面提供更大的灵活性。

二是多美滋中国出售案。2022年5月6日,雅士利广东与达能APAC订立多美滋中国买卖协议,据此,雅士利广东同意出售而达能APAC同意购买多美滋中国的100%股权。

蒙牛公告指出,多美滋中国出售案是一项适时的交易,“使得蒙牛和雅士利能够重新分配资源,投资于具有更佳协同效应的其他商机”。

达能则在公告中形容,中国市场对达能来说仍然具有高度的战略意义,“(购买多美滋中国的)交易将让公司得以显著扩大在本地生产婴儿配方奶粉产品的能力”。

三是25%雅士利收购案。2022年5月6日,蒙牛与达能Nutrition订立25%雅士利收购案买卖协议,据此,达能Nutrition同意出售而蒙牛同意购买(或透过其关联方促使购买)雅士利销售股份,每股雅士利股份价格为1.20港元。

对于从达能手中收回雅士利25%股权,蒙牛、雅士利在公告中表示,该收购案可简化雅士利的股权结构,巩固蒙牛对雅士利集团业务运营和发展的控制,促进雅士利集团内部企业战略的实施。这些举措预期将在总体上有利于蒙牛集团(包括但不限于雅士利集团)的长期发展。

尽管25%雅士利收购案并不会触发蒙牛根据收购守则的强制要约义务,蒙牛将透过要约人发起私有化提案,并为计划股东提供机会,让其能够按与25%雅士利收购案项下提供予达能Nutrition的相同价格,变现其于雅士利的投资。

因此,蒙牛、要约人和雅士利进一步联合宣布,于2022年5月3日,要约人(蒙牛的全资附属公司)已正式要求雅士利董事会,在达成以下计划先决条件的前提下,向计划股东提出根据公司法第86条以协议安排方式将雅士利私有化的方案。

于计划条件达成及计划生效后,所有计划股份将予注销,而计划股东将有权就每股计划股份收取注销价1.20港元,较2022年5月6日即雅士利最后交易日于联交所所报每股雅士利股份收市价0.920港元溢价约30.4%。

此番"分手"有何玄机?

达能减持蒙牛股份早有迹象。

达能在前年10月份就开始进行战略审查,当时还宣布了出售维嘉蛋白粉品牌和阿根廷业务等小型业务的计划。

当时,达能宣布完成出售其所持有剩余的6.61%养乐多股份,预计价值将达到5亿欧元。

达能同时表示,双方再次确认了对促进益生菌的长期战略合作的承诺,现有的商业伙伴关系,包括在印度和越南的合资企业将继续存在。

首席执行官Emmanuel Faber曾表示,“达能将剥离无利于盈利增长的资产”。

"我们致力于通过规范的资本配置实现投资组合优化和提高股东回报。"达能首席财务官Juergen Esser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

在蒙牛之外,达能在中国市场还先后控股或参股了大量消费品公司,如娃哈哈、益力、乐百氏、正广和、汇源果汁、光明乳业等,与这些公司合作数年后,达能都最终选择了退场。

达能或许是水土不服,又或许从未真正理解中国市场。娃哈哈和光明,脱离达能后,二者都迎来了爆发,娃哈哈将旗下的营养快线做成了200亿量级的超级大单品,光明则在后期推出了莫斯利安,率先开发出了常温酸奶这个超级大品类。

实际上,在一系列投资中,蒙牛算得上达能比较成功的一次操作。

达能与蒙牛的联姻始于2013年,彼时乳业兼并重组、引入外资是市场的主旋律。经过两轮谈判,在2014年中粮集团、达能及ArlaFoods分别拥有了蒙牛16.3%、9.9%及5.3%的股份,并将其合计31.5%的股权由合资公司中粮乳业投资持有。至此,中粮、达能、ArlaFoods成为蒙牛的前三大股东。

在各个股东的加持下,蒙牛开始蓬勃发展,尤其是自从2016年卢敏放接任蒙牛总裁以来,蒙牛营收在五年间增长了1.5倍,市值则翻了几番。在2019年,蒙牛成立20周年庆祝会议上,中粮集团再一次表示了对卢敏放团队的高度信任和认可。

在这样的情况下,达能作为股东,在八年的时间内已经为公司创造了价值,完成了帮助蒙牛发展的使命,同时也收获了可观收益。

但另一方面,随着各自业务布局的加宽加深,二者不仅很难再产生协同效应,双方在部分业务已形成了竞争关系。

比如在奶粉市场,达能去年已从加拿大乳业巨头萨普托手中买下了迈高乳业的青岛奶粉工厂,并在上海设立的新的开放研发中心。蒙牛则对雅士利的产品体系进行了重新梳理,并收购有机奶粉品牌贝拉米。业内预判蒙牛的奶粉业务三年内大概率会进入市场前三。因此,双方在这个关键时间节点分开,反而更有利于良性局面的形成。

事实上,跨国食品企业调整在华业务的案例早有表现。近年来,达能、恒天然、菲仕兰等企业相继结束了与国内企业的相关合作,尤其在乳业领域几乎清一色地退出与国内乳企合作。恒天然计划2021财年完全退出贝因美,目前减持贝因美股份至2.82%、利洁时考虑出售大中华地区婴儿配方奶粉业务(美赞臣)……在国内乳品行业加速升级的背景下,跨国食品企业已然开始重新规划布局中国市场。

业内人士认为,达能与蒙牛的“分手”是必然的,从一开始战略合作时就已注定,此一时彼一时,因为各种原因,当前众多跨国食品公司选择与中国合作伙伴分手,或将进一步推动国内食品行业的洗牌,并加速国内外企业间竞争升级。(食品观察家)


关键词:
分享: